热门关键字:  22期  马东涛  剪纸  周文广  刘锡标
当前位置 :| 主页>风物掌故>

“石珠公”的传说

来源:互联网 作者:黄廷训 时间:2018-11-06 Tag: 点击: 2

黄廷训

    林大春,字邦阳,又字井丹,潮阳县城人。嘉靖廿九年(1550)中进士,历任浙江提学副使等职;两次出使秦中,抵灵武,出贺兰,又一度出使辽东。
    林大春才华横溢,施政有方,为人正派,洁身自爱,不阿权贵,有“一代儒人”之誉。他曾为国为民干出一番事业,旧梓群众怀念他,因而流传着关于他的很多故事传说。

    吞石珠会说话

    话说明朝时,潮阳县城城内,有一户姓林的人家,收留了一个孩子,这个孩子,长得瘦小,但却眼神有光,聪明伶俐。主人欢喜,邻居喜欢,就是不会说话,这个孩子叫林大春。
    光阴流逝,不觉过了数年,林大春长到七、八岁了,就经常到文光塔下玩耍。他用双手比比划划,使着手语,惹得小伙伴发笑,玩得十分有趣。可是,也有些野孩子,欺他不会说话,总要从地上捡起一根草,当着林大春的面,边拉断边戏弄说:“哑阿哑,斩掉头,砍了尾。”此时,林大春也不甘示弱,想出心计,“回敬”得那些野孩子当场哭起来。有一次,一个野孩子侮辱他,他就借着“好朋友”之手,拉住那个野孩子,使孩子绊了一跤,撞得那野孩子额角长出个“面包”。
    有一天,林大春站在文光塔前,向一起玩耍的孩子,指着文光塔比划。起初,大家不懂他的意思,后来,发现文光塔偏了。孩子们嚷开了,“文光塔偏了,文光塔偏了!”引起过往的人,都站住看一眼。这个说“文光塔往西偏!”那个说,“文光塔要倒了!”林大春却摆着双手,表示不会倒。
    又过了数天,林大春和孩子们又来玩了,接近中午时分,文光塔下来了个“怪人”,你说他有多怪,穿着一件又脏又破的黑上衣,一条又破又脏的黑裤子。上衣、裤子上满是虱子。“怪人”摸着林大春的头,就比划开来,好像早知道林大春是不会说话的孩子。孩子们一看这“怪人”,就嚷起来:“虱母仙来了!”一哄而散。而林大春一点不怕,和虱母仙比划开来。林大春指向东边,把两手拢成一个圆圈,向地下指了指。虱母仙点头,比起大拇指,赞起林大春。
    又是数天过去。在文光塔东边,工匠们挖起井来了。工匠天天来挖井,孩子们也天天来凑热闹,有时追逐着玩,有时也帮着搬土。
    又是一天近午,孩子们正在做“涂粿”玩,忽然从涂中扒出一颗圆圆的石珠,孩子们嚷着:“石珠。”林大春眼尖手快,夺过石珠,其他孩子就硬要掰他的手抢走,他就是不给,一脱身,大春就跑开了,孩子们就追他。他跑得快,孩子们也追得快,跑到家门口,林大春怕被爹娘责骂,就把石珠含进嘴里。石珠滑溜溜,不知不觉溜进肚里去了。后边的孩子追上来,一头撞进林大春的家,嚷着要石珠。
    “什么事?”大春娘从里屋出来问。“他们硬追我……”林大春居然会说话,他娘十分惊异,他爹忙赶出门,问个究竟,才知道大春吞下井中石珠。
    林大春的爹娘劝说孩子们不要向林大春讨石珠,要赔多少钱,听大家的。
    孩子们回答说:“这珠是大春拾到的。他吞石珠不哑了,真好!我们不要这珠了!”
    孩子们又拉着林大春,玩去了。
    后来,林大春成为“一代大儒”,家乡人都称他“石珠公”。

    一目观七行

    林大春到十几岁时,时乖运蹇,父母先后亡故。可他,咬紧牙关,发奋苦读,向左邻右舍借来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,不用多久,把邻居的书都读完了。
    有一天,林大春走出城外,想逛一逛街上那些私人木刻印刷的书,有他没读过的书没有,他逛至南门一家私人印书摊,一站就几个钟头,全神贯注看了这一本,又阅那一本,弄得书摊的主人很生气,就说:“奴仔弟(小孩子),你是在看书,还是在嗅书?快走开!弄脏了赔不起!”
    大春说:“你看,谁弄脏你的书?”
    书摊主人存心奚落大春:“这些书你看得懂?”
    林大春生气了:“老实告诉你,刚才我看过的书,全部被我记在脑海里了。”
    书摊主人不以为然,拿着一本《论语》说:“你若会背出这本书,我全部的书,任你挑选,折价三成卖给你。”
    “当真?”林大春问。
    “无假。”
    林大春一听,便滚瓜烂熟地把《论语》念了一遍,还念《孟子》、《道德经》,每念一句,书摊主就眨了一下眼睛;念完这些书,书摊主吓得目瞪口呆。林大春非凡的记忆力,使书摊主十分佩服,只得乖乖赔着笑脸,哀求林大春手下留情。
    大春教训书摊主人,要他今后不得看轻人。书摊主很拜服,并找了两本他尚未看到的史书送给他。
    自此,书摊主人逢人就说:“真了不起,大春这奴仔弟真了不起,能一目观七行哩!”

    妙对斥庸儒

    大春的生活越来越艰难了,有时上顿找不到下顿,可他还继续潜心攻读,邻居很佩服他有志气。有一天,一位朋友告诉他,江西省科考试场,有人代考生作文的事。这位朋友劝说他,不妨到江西走一趟,以济生活燃眉之急。
    大春来到江西考场,果然看到干这项代入场作文混饭的事,竟大有人在。
    这时,大春的文名,早已远传四方,那些混饭吃的文人,一见他出场,害怕三分,其中有一人竟出联当面嘲他:“东鸟西飞,满地凤凰难下足。”
    大春不甘示弱,迅速应对:“南龙北跃,一江鱼鳖尽低头。”
    此人一听,自知比不上大春才学,低头认输。
    直到嘉靖庚戌年,大春才考中进士,官拜浙江提学副使。几年之后,一次告假回家探亲,偶遇旧梓开科,适值一姓尺的宗师来潮主考。这位尺宗师,恃才傲慢,在京城听到“御前街呾白话(说潮州话)”,心里就很别扭。人潮获悉潮州有七贤更不服气。他听说林大春回乡,就把林大春请来,要他应对。
    尺宗师摇头晃脑吟出:“七鸭浮江,数数三双一只。”
    林大春一听,哈哈大笑,对曰:“尺鱼戏沼,量量九寸十分。”
    尺宗师羞得满脸通红,哑口无言。

    烧账簿

    一次,林大春告假在家,几位父老前来拜会,闲谈时,言及河东街杂货店那位记账先生,自恃有本事,盛气凌人,不讲礼貌。过了数天,大春闲游来到河东街杂货店前,果然看见那位账房先生圆睁双跟,正在吓叱顾客和伙计,便想教训教训他一下。
    大春走至账台前,对着账房先生说:“老伙计,我想购买你这本账簿,让我先看一看‘货’鲜不鲜。”说着就把账簿拿过手,一行观过一行,一页翻过一页,然后问:“这本账簿多少钱?”
    记账先生认出这是林大春,紧张起来,便赔着笑脸说:“宗师爷,别开玩笑,别开玩笑!”
    林大春好像没听见一样,吩咐随行的家童,把账簿烧了。
    记账先生吓得目瞪口呆,不知怎么说好。
    幸好,店里一位长者素知林大春好记性,就指着账房先生的鼻尖,说:“好好哀求宗师爷,让他把账目口述一番。”
    林大春只想教训教训记账先生,就叫他对着众伙计叩头道歉,然后玲他拿来新账本,一款一款边念边让账房先生记下来。
    记完了,大春说:“把全数核算一下,看看是否对数,你的总数是几千几百几十。”
    记账先生忙拿出昨日记在牌上的总数,核对一下,分毫无差。
    记账先生拜谢了林大春,从此,再也不敢冷眼奚落人了。


上一篇:四式花水
下一篇:没有了